从事这个行当完全出于热情,单纯依靠它赚钱,我甚至养活不了自己。从事多年进口影片翻译工作的贾秀琰向记者表示。贾秀琰目前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宣传部门任职,同时从事进口影片的翻译工作。前段时间由其翻译的《黑衣..
       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新闻频道娱乐时尚浏览
电影译制厂“濒危”:费用偏低 在生死边缘
发布时间:2012年10月17日    点击率:308次    共有0条评论

  “从事这个行当完全出于热情,单纯依靠它赚钱,我甚至养活不了自己。”从事多年进口影片翻译工作的贾秀琰向记者表示。贾秀琰目前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宣传部门任职,同时从事进口影片的翻译工作。前段时间由其翻译的《黑衣人3》由于出现 “坑爹”“地沟油”等很多本土流行语,在网上引发了不小风波。“其实有网友监督是好事,可以督促我们更加认真规范。但通过这件事能够让更多人关注一直被忽视的电影译制行业,即使受到一些质疑,也值得。”贾秀琰笑言。

  费用偏低:一部5万元

  尽管电影业的大部分环节已走在“市场化”的轨道上,但电影译制至今仍保持着“准入”门槛。据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的相关规定,国内目前具有电影译制资质的单位共有四个:上海电影集团上海电影译制厂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影译制厂”)、长春电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长影译制厂”)、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(以下简称“中影译制中心”)和八一电影制片厂(以下简称“八一厂”)。进入国内大银幕上映的进口分账片和买断片须由这四家单位译制,但四家单位可以自行从事其他方面的译制工作,比如电视电影、电视剧等。

  影片资源分配上,进口分账影片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进出口分公司(以下简称中影进出口公司)负责分配给四家译制单位。买断片(批片)则由两大电影发行公司——中影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华夏公司)各自分配。至于译制过程和费用,买断片与分账片并无分别。“一般情况下,华夏公司与八一厂在买断片方面保持固定合作,中影的买断片则分配给其他三家。”中影股份译制中心制片廖林介绍说。

  “所以我们做译制片比较被动,等着别人分配,可以说是‘等米下锅’。”上影译制厂和长影译制厂的相关人员在接受《综艺》采访时均如是表示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中影进出口公司在影片资源分配上并没有严格的比例和规则,除了遵从系列影片交付同一家译制厂的规律外,一般根据各译制厂的优势匹配情况进行分配。比如长影译制厂擅长译制日语、韩语和大场面影片;上影译制厂则擅长“小资”和“文艺范”类影片,而且对翻译难度较大的影片把握更为准确一些。八一厂和中影股份译制中心的译制团队实际上是一班人马,在动画片和战争类题材方面较占优势。“中影在影片分配上还会根据市场原则,谁翻译得又好又快,拿到的影片就多一些。”中影股份译制中心主任杨和平透露说。

  译制费用方面同样有一定规则。据记者了解,在胶片时代,影片的译制费用按胶片长度计算,一般为36元/米,一部影片的译制费用约为15万左右。而在如今的“数字时代”,一部影片的译制费用只有5万元。“刚刚够成本而已。”杨和平表示。“这个价格标准还是10多年前制定的,也询问了各方意见,但当时胶片拷贝占据主流,所以大家都没在意。没想到数字化时代会来得这样快。”长影译制厂相关人员表示。据其介绍,2012年,长影译制厂已完成译制的8部影片中有7部为数字发行的影片。

  译制流程:半个月内搞定

  一部影片的译制并非简单的翻译和配音,还有很多其他环节。据记者了解,参与影片译制的主要工作人员有制片、翻译、配音导演、配音演员、录音师、字幕师等。

  制片首先拿到进口影片的台本和影像素材,再根据影片的内容和风格确定配音导演和翻译,配音导演又根据各个角色的特点确定配音演员。同时翻译根据台本和素材进行翻译。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防止盗版,翻译拿到的素材大多有水印,或者是黑白片和未完成片。

  台本分为尺码(对人物说话时间的标注)、人物和对白内容三栏。据贾秀琰介绍,翻译不仅要翻译完成台本中的内容,还要翻译影片中某些“背景音”(比如背景人物的对话)和特写镜头中或者反复出现的文字内容,这往往是台本中没有的,需要翻译自行到影片中寻找。此外,翻译承担的工作还有前后字幕的翻译、撰写电影梗概。

  在影片翻译过程中,翻译要遵守的“硬性”原则大致有三点:一是时间、地点、人物等名词一定不能出错,且前后一致;二是一行字幕不得超过24个字(此为宽银幕标准,传统比例银幕为18字-20字),以免观众来不及阅读;三是要逻辑清楚,能够让观众看懂。

  此外,由于所有进口片都会制作配音版和原声字幕版两个版本,且使用同一台本,所以电影翻译在工作过程中必须注意人物口型。“比如‘so’本来是‘所以’的意思,但‘所以’发两个音,和‘so’的口型对不上,就要根据语境翻译成‘嗯’‘那’等单音词。”贾秀琰举例说。“此外,英语的语言习惯和汉语不同,有些内容还要进行调整。”由于字数的限制、人物口型和语言习惯,最终呈现在大银幕上的中文配音或字幕往往没那么“准确”。“但表达的意思一定是完整和准确的。”贾秀琰强调。

  翻译过程一般需要5天-7天,之后配音导演还要花费三四天时间校对台本。接下来就是配音和录音,其中包括初对、复对、排戏、实录、鉴定、补录、混录几个环节,这个过程大概又需要三四天。最后是添加字幕,以及洗印拷贝。从拿到素材到最后洗印完成的整个译制过程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。

  此外,行业规定配音版不再添加字幕。“主要为了使画面更加干净,减少对观众观影过程的干扰。”贾秀琰解释说。

  市场化尝试

  引进片的译制流程虽然说来简单,却需要不少专业人员参与。而5万元的译制费用和动辄上亿元的票房产出相比,多少显得有些尴尬。

  由于收入过低,译制厂目前徘徊在“生死”边缘。长影译制厂今年以来只译制了8部影片,营收40多万元,已出现亏损。上影译制厂每年分到的影片数量较多,且可以得到上影集团一定的财政补贴,但依旧需要靠译制电视剧等其他收入维持生存。“这几年上影译制厂一直在吃老本,如果再不提高译制费用,恐怕今后很难维持。”上影译制厂相关人员表示。

  近几年,为数不多的几个译制单位一直在呼吁提高译制费用,业内认可的价格在每部10万元左右。片源较少的长影译制厂希望能够确定影片的分配比例。此外,杨和平还提出,译制片行业要进一步探索市场化的经营方式,译制费用可按票房分成。“译制水平的优劣对票房有直接影响,按票房分成更加符合市场规律,同时也可以加强译制人员的工作积极性,提高影片译制水平。”杨和平表示。

  早在2003年,杨和平便在译制行业进行市场化经营尝试。据杨和平介绍,中影股份译制中心在编人员很少,主要是制片和技术人员。一旦接手某个项目,制片会临时聘请翻译、配音导演和配音演员。这样经常合作的团队人数约有100多人。“就像拍电影搭建剧组,电影拍摄完成后剧组合作随之结束,下一部影片再重新搭建。”杨和平解释说。这种经营模式既可以减少企业承担的工资成本,还可以不受单位及地域限制,聘请不同风格的翻译、导演及配音演员,实现资源优化。

  目前八一厂的经营模式和中影股份译制中心类似,且长期合作的翻译、导演、演员也是同一班人马。近两年,作为“后起之秀”的中影股份译制中心和八一厂参与译制了不少“大片”,如《阿凡达》《泰坦尼克号》《指环王》系列、《加勒比海盗》系列等。

更多
发表留言
发表留言请先登录!
免责声明: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!
栏目导航
活动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