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不久,电影《白鹿原》上映,旋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孰料知名编剧芦苇炮轰该片导演王全安,还抖出自己辛辛苦苦写出的剧本,被后者掉包的一段轶事。一时间,编剧跟导演、制片公司的矛盾再次浮出水面。 近年来,..
       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新闻频道娱乐时尚浏览
电影编剧缘何成弱势群体 行业规范化是王道
发布时间:2012年10月22日    点击率:542次    共有0条评论

  前不久,电影《白鹿原》上映,旋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孰料知名编剧芦苇炮轰该片导演王全安,还抖出自己辛辛苦苦写出的剧本,被后者“掉包”的一段轶事。一时间,编剧跟导演、制片公司的矛盾再次浮出水面。

  近年来,有关编剧遭遇不公正待遇的新闻,时有所闻,在影视产业链中,编剧似乎每每沦为弱势一方。与电视编剧相比,目前,电影编剧的处境可能更加糟糕。本报记者专访了多位知名编剧,几乎每个人都满腹怨气,自言都有上当受骗的经历。在中国电影产业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,作为影视生产的重要一环,编剧何以变成了弱势群体?

  署名被侵犯,原作改得面目全非

  在早年的中国电影银幕上,编剧都是在开片字幕中率先出现,其后才是导演、演员等主创人员,编剧绝对占有主导位置。然而,近年来,编剧署名位置已发生很大改变,基本排在制片人、主演等之后。在电影海报上,编剧的署名更被边缘化了。最近上映的古装片《铜雀台》编剧汪海林发现,自己的名字位于海报的角落,不仔细看压根儿看不见。相比之下,导演的署名越来越突出,“某某导演作品”的字样跃然在银幕和海报的显著位置。

  此外,目前有很多电影,编剧署名时都会出现几个人并列的情形,而真正的编剧只有一位,其他署名都是导演或者制片人。“有的导演参与写剧本,署名编剧没问题。但有的导演只是改了几百字,或者跟编剧讨论了一下想法,署名编剧就很不厚道。”知名编剧张海帆说,这类导演就是想多占坑,文字、影像的名利全都占着。这还不算,有的编剧甚至连署名的机会都被导演剥夺了。“我写过一个电影剧本,结果,影片只有导演的署名,还拿了奖,恶心死我了!”编剧余飞愤愤地说。

  编剧苏健打了一个比方,“影视如建楼,出品人相当于楼主,制片人相当于承建方,编剧是建筑设计师,导演是包工头。现在的情况是,包工头不甘心只当包工头,还想署名为建筑设计师。” 事实上,如今大多数在编剧名字前面加上导演名字的,基本都是烂片。“有好多大导演,不署编剧名字时,还拍过好片,一旦惦记署名编剧,就基本完蛋了。”编剧全勇先感慨,大家都把自己的本分事儿干好不是挺好吗?

  除了署名权常被侵犯,编剧创作的剧本也经常被导演改得面目全非。“常听导演抱怨没有好剧本,但编剧写了剧本,有多少导演按这个剧本去拍?在这个行业里恐怕连5%都不到。”余飞抱怨,很多导演并不真正需要编剧的才智,只是想利用编剧为自己服务。比如《赤壁》,就曾把国内一线编剧用了个遍,芦苇、邹静之都参与过编剧,但剧本都以不符合导演吴宇森的想法为名被否决,最后,吴宇森还是采用了自己写的本子。

  张海帆的小说《大魔术师》卖给导演尔冬升,最后拍成了电影,但今年影片上映后,张海帆很不满意:“尔冬升以前电影走的是现实主义路子,跟我的风格一样,我很信任他。没想到他改得太多,把一部正剧改成了闹剧。我挺后悔卖给他的!”据他介绍,国内很多影片为了商业目的,经常额外加一些激情戏,编剧直到看了片子才知道剧本给偷偷改了。

  在国内电影圈,导演几乎是绝对核心。余飞说,像芦苇这样重量级的编剧,可能还有些话语权,但在大部分电影项目里,说得难听点,编剧的作用其实比一个打字员好不了多少。编剧的存在就是为了完成导演的想法,一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。苏健说,片子拍好了,功劳都是导演的;片子没拍好,大家骂编剧剧本太烂。

  导演中心制下编剧被牵着走

  在国内,电影被认为是导演的艺术,实行导演中心制。在此不成文的行业规则下,编剧几乎被导演牵着鼻子走。“上世纪80年代,国有电影制片厂的编剧地位很高。后来,为了改变僵化的计划体制,增加艺术创作的自由度,导演的权力得到扩大。”汪海林说,这本来是一种进步,但后来矫枉过正,导演的权力在电影创作中变得一枝独大。

  现在,电影圈内流行的生产模式是,制片人或投资方先找导演,导演有了自己的想法,再找编剧写本子。这跟电视剧的生产模式不一样,电视剧一般是投资人先找编剧,剧本写得差不多了再找导演。“电影圈这种做法导致制片人受制于导演,一切成败依赖于导演,实际上是导演中心制的体现。”汪海林指出,导演主抓整个电影项目,肯定会干涉编剧创作,在这种情况下,编剧很难发挥自己真实的水平。

  “《三枪拍案惊奇》就是导演要求编剧这么写的。导演太自我膨胀,硬要插手编剧创作。”汪海林说,实际上,很多导演一旦有了点名气就会越来越膨胀,把整部电影都看成是导演一个人的,对编剧极不尊重。

  在汪海林看来,香港的麦兆辉、庄文强是导演与编剧优质组合的典范,两人长期合作,彼此互补,利益分配上也完全平等。但在内地电影圈,导演、编剧之间经常是一次性合作,一锤子买卖,很难形成长期合作关系,能维持五到十年的极为少见。

  应当承认,导演中心制有其合理性,导演对剧作的二次处理也在其艺术职责的范畴之内。问题的严重性在于,国内导演常常不仅担任导演工作,还亲自出任制片人,或者让自己的亲戚特别是老婆担任制片人。《白鹿原》导演王全安就身兼制片人,掌控着剧组财务支出。陈凯歌、陈红更是著名的导演、制片人夫妻档,把控着整个电影项目。“导演能力很强,还勉强可以这么干,但仍会在剧组形成一个小‘朝廷’,没有人能对导演进行制衡。”余飞嘲笑说,目前内地的电影生产环境显然对导演有利、对编剧不利。

  忽悠写剧本,遭遇“霸王条款”

  在与制片人、制片公司打交道时,编剧也屡有上当的经历。“现在,能拉到钱就能当制片人。”苏健感叹。然而,制片人要想拉到资金,手头一定要有项目,这就需要编剧,这时,制片人会非常热情地一口一声“老师”,请编剧喝茶吃饭,显得格外客气。而一旦剧本写好,交给制片人或制片公司,马上就不再有人理睬编剧了。

  “在拉到资金前,制片人一般不愿意跟编剧签合同,直到影片开拍之后才会跟你商量。”苏健说,“有良心的制片人还会遵守当初的承诺,把稿酬付给编剧;没良心的制片人就会说你的本子不行,另外找人,把你晾到一边去了。更可恼的是,你的创意可能就被剽窃了,我的剧本就被剽窃过。”他还透露,自己很多编剧朋友,跟制片人、制片公司打交道时,都有过创意故事被后者剽窃的经历。“我现在写完一个剧本,都要先去备案、版权注册之后,才敢拿出去给人看。”

  最让编剧们气愤的是,制片公司往往会有“改到制片方满意为止”的霸王条款,编剧们表示,这一条款相当主观,没有任何客观的参照标准,基本上就是片方说了算,而且往往成为他们拖欠稿费的一个借口。

  由于近年来电影产业炙手可热,很多行业外的资金也大量涌入,有些房地产商、煤老板都热衷于影视投资,成了制片人。“很多制片公司老板除了有钱,根本不懂艺术创作,但他们觉得自己有水平,经常对剧本提出各种问题,叫编剧改上七八遍,编剧都快改吐了!”张海帆透露,本来一个挺不错的本子,这么一折腾,连编剧自己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说起来,剧本是一剧之本,但实际上编剧连一个二线演员的报酬都拿不到。汪海林更认为,电影、电视剧是以剧本为中心的,应该把最大的稿酬份额给编剧,这符合影视剧的创作规律。然而,在上亿元投资的电影里,电影编剧却连投资的零头都拿不到。一般一个电影剧本的稿费也就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之间,最大牌的编剧也就一二百万元。

更多
发表留言
发表留言请先登录!
免责声明: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!
栏目导航
活动推广